清初的这四位僧人在故宫办了最大一次书画展
来源:中国佛教图片艺术网   发布时间:2017-05-09   点击率:

0.jpg

清八大山人竹石鸳鸯立轴

1.jpg

清八大山人竹石鸳鸯立轴

  画史上的“四僧”指的是:弘仁、髡残、八大山人(朱耷)、石涛(朱若极),四位活跃于明末清初的四位僧人画家。前两人是明代遗民,后两人是明宗室后裔。
  
  “四僧”在不同境遇下皈依佛门,开始书画创作,“豁达于山水之情”是四人共同的精神归宿,可谓是“殊途同归”。由于个人经历不同,交游圈子不同,因此,虽同在佛门从事绘画创作,却各自形成具有强烈个性的绘画风格,又可谓“同途异趣”。“四僧”的绘画在当时得到了世人的嘉许,并受到了之后的“扬州八怪”和“海上画派”等名家推崇,影响所及直至今日的中国画坛。
  
  弘仁,俗姓江,名韬。生于1610年,卒于1664年。
  
  他是四僧中最年长的一位,少年孤贫、性癖、自小就喜欢文学,绘画一生从不间断。明亡后清兵进逼徽州时,有志抗清,曾参加反清复明斗争,后离歙(she)赴闽,于武夷山落发为僧,法名弘仁。
  
  弘仁的作品被后世评价为“高简幽疏”,他被尊为“新安画派”的领袖。他本人被评价为“胸无纤尘”,这是古代画家最向往的境界,也是古人认为最美最高的风格。他最著名点的《黄山图》册共60幅,画六十处风景点,将黄山的各处名胜尽收笔底,可以说他是黄山写生第一人。山水画之外,他最爱画松树、梅花。
  
  他的绘画初学黄公望,晚法倪瓒,尤其对倪瓒的作品情有独钟。国破家亡的影响与弘仁坚贞的个性是其偏爱倪瓒作品的主要原因,他入禅之后,不婚不仕,寡欲清心,挂瓢曳杖,芒鞋羁旅,怀着对故国之志,寄托于山水书画,直到生命的尽头。
  
  髡(kun)残,生于1612年,卒于1692年。
  
  髡残也是一位用袈裟掩裹着精神苦痛的前朝遗民,不过他更为艰难地走完了自己的人生历程,并在创作中坚持着自己的人生信念和审美追求,这与他的性格有关。髡残曾参加抗清斗争,失败后避难林莽。他是个禀赋孤耿、性格刚烈的人,他的知心好友程正揆称他“性耿直如五石弓,寡交识,辄终日不语”。
  
  尽管如此,但生就的孤耿性格依然未改,亡国之恨也一直萦结于怀。他身体孱弱多病,却先后13次赴南、北二京拜谒明皇陵。自己始终以大明遗民身份自居,在明末遗民中享有很高的声望。髡残扇面擅画人物、花卉,尤精山水。师法黄公望、王蒙,尤近于王蒙。其画章法严密,笔法苍劲,喜用秃笔渴墨,层层皴擦勾染,厚重而不板滞,郁茂而个迫塞,善写平凡景致,平淡中见幽深。
  
  八大山人,朱耷,生于1626年,卒于1705年,号八大山人,是明太祖朱元璋第十七子朱权的九世孙。
  
  八大山人有一句诗“墨痕无多泪痕多”,表达了自己的创作状态,他用毛笔接触纸留下的痕迹,是大胆的挥洒,也是悲愤的心情,是生命的直接反应,是中国文人表达自我的一种方式。
  
  不幸的时代不幸的身世造就了一位画坛奇才。因为特殊的身份,他的画作不能像其它画家那样直抒胸臆,而是通过他那晦涩难解的题画诗和那种怪怪奇奇的变形画来表现。例如他所画的鱼和鸟,寥寥数笔,或拉长身子,或紧缩一团,倾是而非。
  
  这位才华横溢的僧人画家,似乎超然世外,实际上对现实人生体察入微。他以避世的心态度过了79年的漫长人生,其实心里并不超然。他有一首题画诗,写的是:“墨点无多泪点多,山河仍是旧山河。横流乱世杈椰树,留得文林细揣摹。”特殊的身世、家国的变乱从来没有从他的脑海中离开,他对清王朝心有愤懑,对故国常怀哀思。身在六根清净的寺院,可他血脉中,流的毕竟还是朱家天子的龙血。
  
  八大山人无法付出性命去恢复家国天下,但他把关于人生和现实的思考,用绝美的、自成一格的方式传达出来,充分表达了内心。
  
  石涛,生于1642年,卒于1708年,原姓朱,名若极,是明宗室后裔。
  
  明亡之际,石涛还是朱若极,他的父亲朱亨嘉曾在南方身穿黄袍,自称监国,仅一年之被后唐王朱聿键处死,朱若极开始了逃亡生活,削发为僧,改名石涛。
  
  对他来说,出家更像是一种政治姿态。可作为前朝贵胄,他既有国破家亡之痛,又两次跪迎康熙皇帝,并与清王朝上层人物多有往来,内心充满矛盾。他字号为苦瓜和尚就是这种矛盾心理的写照。
  
  但作为职业画家石涛是成功的,他的画,山水、花卉、人物,皆是第一流,石涛的诗文、书法在画家中也是第一流的,石涛的理论《画语录》,在中国绘画理论史上也是十分突出而不可缺少的。他的《石涛百页罗汉图册》流传至今,显露出少年石涛成熟的功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