禅定坐佛──佛入禅定之庄严宝相
来源:中国佛教图片艺术网   发布时间:2017-04-24   点击率:

1.jpg

 

馆藏「佛坐像」犍陀罗(二至三世纪)片岩

  文/中台世界博物馆副馆长、前国立高雄师范大学美术系教授、法国巴黎第一大学造形艺术博士见迅法师
  
  「禅定」在佛法有禅、定、三昧、正受、三摩提、奢摩他、解脱、背舍等别名。《大乘义章》云:「禅者,是其中国之言。此翻名为思惟修习,亦云功德丛林。」又有「静虑」之意。《阿毘达磨俱舍论》云:「依何义故立静虑名,由此寂静能审虑故,审虑即是实了知义……止观均行最能审虑。」
  
  禅定坐佛的造像特征
  
  佛教造像中的禅定坐佛特征,佛双跏趺坐,手结禅定印,迭手端坐,呈现禅思入定的三昧之相。《大智度论》云:「何等为三昧?善心一处住不动,是名三昧」。
  
  「双跏趺坐」,即是双盘,两腿互相交迭,结跏趺坐。《大智度论》云:「诸坐法中结加趺坐最安隐,不疲极;此是坐禅人坐法,摄持手足,心亦不散。又于一切四种身仪中,最安隐。此是禅坐取道法坐,魔王见之,其心忧怖。」《禅林象器笺》云:「若结跏趺坐,身安入三昧;威德人敬仰,如日照天下。」
  
  佛的手印,象征佛的不思议愿力与慈悲力。《佛说大乘观想曼拏罗净诸恶趣经》云:「手作禅定印。怜愍三界一切众生。」禅定印是佛陀入于禅定时所结的手印,亦可称为定印、法界定印,表安坐澄心,静心一趣之相。
  
  禅定印相的图像表现
  
  造像中的禅定印有三种形式:「上下迭手式」的禅定印,以双手仰放下腹前,双手重迭,掌心向上。「双手贴腹式」的禅定印,作交迭双手,掌心朝内,竖掌贴腹。「衣角覆手式」的禅定印,两袖相连,手藏袖内,覆盖手印。兹以中台世界博物馆的馆藏为例说明之。
  
  一、「上下迭手式」的禅定印
  
  馆藏犍陀罗「佛坐像」(图一),佛像背后,素面圆光,佛双跏趺坐,手结禅定印,双手相迭,置于腹前,掌心向上,右手置于左手上,两拇指指端相拄,交互迭放于两腿间。发髻形式呈现希腊雕刻的波浪式曲线发纹,深目、高鼻、薄唇、卷发。面相恬静,典雅俊美,具白毫相,双眼微闭,呈现于甚深禅定中,沉静、内省的样貌。身披通肩式袈裟,两肩均为袈裟所覆,希腊罗马式披袍,衣褶深刻贴体,刻划巧妙,微见身躯,具西方雕塑的写实性,有浓厚的希腊化风格,为典型的贵霜王朝犍陀罗艺术特色。方座上刻有草纹,底座刻有佛、菩萨坐像五尊及二弟子,左右各雕有古希腊风格的方柱。
  
  《普曜经》记载佛陀成道前,在菩提树下禅思,默坐树下示现四禅,明星出时廓然大悟,得无上正真道,为最正觉。此犍陀罗风格的禅定坐佛,可表禅思入定,寂然不动的三昧之相,体现佛陀内敛沉稳的睿智与慈悲。
  
  二、「双手贴腹式」的禅定印
  
  十六国时代的禅定坐佛:
  
  「五胡十六国」(304-439)时期,是指自西晋末年到北魏统一北方期间。北方盛行坐禅,铜佛造像中禅定坐像较多,作为行者禅观或供养礼拜。现存十六国禅定坐像多为小型铜佛造像,形体较小而精致,如馆藏五胡十六国的「佛坐像」(图二),肉髻高耸,大眼横长,双手交迭竖于腹前,禅定印刻划简括。身着圆领通肩式袈裟,U形衣纹形式,佛结跏趺坐于方座,座前铸浮雕双狮,造型简练拙趣,台座与像合铸而成。从磨光肉髻、通肩大衣、U形衣饰、禅定印相、双狮底座等,显现十六国时期典型的金铜造像特征。
  
  北魏时代的禅定坐佛:
  
  《佛说观佛三昧海经》云:「若能至心系念在内,端坐正受观佛色身,当知是人心如佛心与佛无异,虽在烦恼,不为诸恶之所覆蔽。」南北朝时期,北方修行偏重禅观,禅窟的开凿,带动石窟造像的发展、禅观经典的翻译、造像呈禅定貌,禅定坐佛应与禅观之思想有关。
  
  北魏早期大规模推动的佛教工程建设,包括云冈石窟,深具浑厚雄健的西域风格及游牧民族粗犷纯朴的特质,造像形式深远地影响了北魏境内各地的单体石雕,亦反映出佛教造像在中国逐渐世俗化、民族化的历程。如馆藏北魏「佛三尊像」(图三),放光说法的熙怡微笑,袒右覆肩的佛衣样式,纹饰精美的光背图像,古朴拙趣的禅定坐佛。主尊造型古朴,抿嘴含笑,高肉髻,腹前交迭贴腹的禅定印,身侧二胁侍菩萨及逗趣对狮,结跏趺坐于方形台座上。五层背光纹饰,中心为莲花,其次为三圈坐姿化佛,外缘为火焰纹。佛着半披式佛衣,袒右覆肩的佛衣样式,将裸露的右肩半披遮掩,衣纹在左上臂部分叉如燕尾的雕饰,更接近汉民族不露身形的衣着文化,巧妙掩覆肩、臂的设计,为北朝石窟佛像中重要的佛衣形式。
  
  三、「衣角覆手式」的禅定印
  
  在北朝动荡的时代背景之下,倾国力营建石窟之际,民间亦盛行集资造碑像供养,祈愿佛恩加被,禳祸祈福。如馆藏「僧法志等造千佛碑」,四面矩形碑形制,碑阳主龛旁刻有「永安三年六月十日」年款。碑左侧(图四)上方二小龛,龛内跏趺坐禅人头戴僧帽,龛旁题刻「禅师法志」及「禅师昙□」。此碑四面刻满结跏趺坐的小佛像,千佛皆着垂领式佛衣,两衣袖相连,衣袖宽窄相若,袈裟两衣角覆盖禅定印的双手后下垂,于双腿之间呈八字形外展。尊尊小坐佛,趺坐禅定,整齐划一,延续千佛相继的精神。
  
  《佛说观佛三昧海经》记载,佛告阿难:「若有众生观像坐者,除五百亿劫生死之罪,未来值遇贤劫千佛,过贤劫已星宿劫中,值遇诸佛数满十万,一一佛所受持佛语,身心安隐终不谬乱;一一世尊现前授记,过算数劫得成为佛。」因为礼敬诸佛的功德力故,能超越无数亿劫的生死罪业。
  
  结语
  
  《思惟略要法》云:「观佛三昧法:佛为法王,能令人得种种善法,是故习禅之人先当念佛。念佛者,令无量劫重罪微薄得至禅定。至心念佛,佛亦念之,如人为王所念,怨家债主不敢侵近。念佛之人,诸余恶法不来扰乱,若念佛者佛常在也。」佛教造像缘起之一,为令行者得诸佛护念,复利行者观像修行,易得禅定,速证涅盘。
  
  《楞严经》曰:「摄心为戒,因戒生定,因定发慧,是则名为三无漏学。」戒定慧三学为一切修行的根本。《坐禅三昧经》云:「佛法中戒、定、慧三法合行能入涅盘,譬如人立平地,持好弓箭,能射杀怨贼,三法合行亦如是!戒为平地,禅定为快弓,智慧为利箭,三事备足,能杀烦恼贼,以是故外道辈不得涅盘。」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亦云:「不取于相,如如不动」即是禅定。
  
  禅者,佛之心。由禅定坐佛展现的图像样式与时代风格,体现如来相好、寂灭的教化之功,所谓「行亦禅,坐亦禅,语默动静体安然」,悟到这一念心,就契入不可思、不可议的清净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