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佛意禅境”大憨法师当代艺术展
来源:中国佛教图片艺术网   发布时间:2017-07-24   点击率:

1.jpg

 大憨法师(胡永鹏)作品《秋水一色》

1副本.jpg

 大憨法师(胡永鹏)作品

  2017年8月21日至25日,中国高峰禅寺主持大憨法师将在伦敦摩尔美术馆举办“佛意禅境”当代艺术展。作品以极具冲击力的绘画艺术展示,为观众带来一场不容错过的视觉飨宴。
  
  展览以“现代画僧-大憨,摩尔美术馆特展”为主题,共计展出23幅大憨法师的代表性画作,横跨其艺术生涯中开悟前后的两大阶段,体现了艺术家个人的身份嬗变,从流俗芸芸的红尘中人转变成潜心于禅画创作的田园隐士。观众可透过这些作品的风格演变,感受佛法为艺术家所带来的心境释怀历程。
  
  大憨法师,俗名胡永鹏,1967年10月生于福建省永安市。自幼酷爱绘画,因家境贫寒,只有采集山中矿石,涂绘于墙壁地板,潜心打下绘画创作根基。与此同时,他亦跟随母亲崇信佛法,然根器陋劣而不能明了佛法大义,直至任教于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建筑系时,开始专研佛经妙理奥义,后虔听元音祖师的慈悲开示,2002年3月在浙江省雁荡山之南,高峰禅寺剃度出家。该古刹有一千五百年历史,并由大憨法师与四众僧人翻新重建,盖成了具有现代修行与传法功能的三十多幢明清风格之庙宇。
  
  皈依佛门之前,大憨法师是一位强调自我的表现主义画家,他挣扎于都市人难以避免的困境之中,因此作品主要表现心灵的焦虑、狂躁、无可奈何,直到接触到佛法的那一刻,他深受震撼,感觉到一种超出困境之外的力量,自此脱胎换骨,迷茫不再,并将这种情境感觉以绘画形式展现,在画中生出一片色相之境。中国艺术评论家GuyueFeifeng说:“大憨法师是一位历经现代主义洗礼的佛教艺术家,开悟之前他的笔触遒劲粗朗,散发着强烈的自我感,而今则强调佛意释悟和无我。”
  
  开悟之后,大憨法师推崇弘扬“现代禅画艺术”,来描述自身对天、地、人的感受。他说,“人、我、众生、时间与空间的关系,是我创作的整体元素。绘画肌体中的实在主题,有时让它时显时晦,阴晴不定,这样观众会更多地注意画面本身和体会画中的禅质诗意。”在他的笔下,山川、大地、宇宙和星辰,彼此之间和谐统一清净愉悦,以禅入意,以期填补观者心灵,感悟佛法妙趣。他的部分画作在僧人绘画史上几无先例,没有传统水墨画的淡雅,反而大胆使用艳丽色彩,独树一帜,以此来传递对佛性的思考,在他看来,色相本身就是空相。此外,他还勇于尝试使用亚麻布、米纸和丙烯等材质,有时根据画作需求,还会使用金粉、银粉、中药或中药汁等有机材料。
  
  大憨法师认为,艺术可以净化人的心灵,由而逐渐改造并净化社会,同时因他经历过角色切换,对古今中外文化差异进行过比较和反思,因此他推崇艺术行为的个性化与圣性化,把“禅质美学观”作为指导并以此推动“艺术”的个性活动,进而形成艺术作品“圣性化”,逐渐激发人们的善心基因而使受众群体的心灵“圣性”诉求与其作品的“禅质美学”达成共鸣,起到净化心灵,降伏烦恼的作用,所以他将绘画艺术作为终身的努力目标。他说:“参禅顿悟的瞬间,我受到一股力量的指引,走出了人生迷境。我将禅意融于艺术作品中,以恬淡的自然美感来改变社会风气。在我看来,现代禅宗艺术是当下快餐文化的对立面,能让人回归清净自性。”
  
  出于内心深处对真理的追逐和对自由的渴望,是大憨法师绘画艺术永恒不断的灵感源泉与创作动力,使得其在潜心修行之余始终进行艺术创作。纵观其最近的作品,有两大创作意图:一是诠释对佛教的敬畏之情,二是引领观者寻觅精神自我。此外,在大憨法师看来,绘画与佛法之间有着紧密的联系,佛法传承与对审美庄严性的一贯诉求,其起源与归宿有着共同的,不可撼动的庄严性和神圣性。皆是出自于佛祖的经教论典。一样源于人类内心承载着对美好庄严的追求和降服烦恼的强烈愿望,它的的确确源于人们内心对自由的渴望。所以他现今的艺术创作是以佛教理论为“体”,绘画方式为“相”“用”。
  
  从创作角度来讲,大憨法师笃信应始终坚持画面的“美学力量”是整体艺术最核心的东西。无论是在人性的反思上,还是净化人心,净化社会,提高生命的圣性道德境界。若没有美学核心的支撑,再好的题材,再美的色彩,再好的故事和构图,都是空壳,没有灵魂的空壳。
  
  对于此次举办的作品特展,他意在交流学习,了解英国公众对其作品的感受。他说,“英国是最早完成工业革命的国家之一,经济高度发达,拥有世界一流的教育体系,素有礼仪之邦的美誉。此外,英国还诞生了众多天资斐然的艺术家,譬如拉斐尔前派画家、庚斯博罗(Gainsborough)、康斯特布尔(Constable)、透纳(Turner)、亨利﹒摩尔(HenryMoore)、弗朗西斯﹒培根(FrancisBacon)、卢西安﹒弗洛伊德(LucianFreud)和大卫﹒霍克尼(DavidHockney)。我相信此次展览与反馈将会为我带来未来艺术创作的灵感和启示。”